夢想與現實的距離

關於部落格
愛音樂的享樂空間
  • 233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俄文

 


很難。很難很難尤其有一句話說—“老狗學不了新把戲”,而從23歲才開始學俄文有一點嫌老了

 


 

 

 

 

 

俄文難最主要難在文法比方說,名詞有六格變化!而陽性、陰性、中性名詞,複數名詞,各有各的變化規則!形容詞隨著名詞的變化而變化,且有長短形容詞之分。動詞更是複雜,一個動詞有不同時態,完成式和未完成式等等,總共有18種變化!總而言之,在講一句話之前,就得像解數學題目一樣先把所有文法規則在頭腦裡想一遍,然後才能開口


這種語言對歐洲人
(尤其是來自斯拉夫語系或拉丁語系)的人來說或許不是很難。但對我們習慣用中文的人來說,實在是挺難的。舉例來說,由於我的俄國室友杜亞娜學過中文,我們時常想到什麼字句就各自用中文和俄文解釋給對方聽。杜亞娜總是可以從我講的一句不到五個字的句子,糾出十個錯誤!關於這一點,美國前國務卿萊斯小姐有次來莫斯科訪問時說了一句名言據說她大學時修過俄文,她似乎對自己的俄語程度頗有自信,所以一次接受電台訪問時,節目主持人給她做了一些小小的聽力測驗。有個問題問她:你會不會參選下一屆美國總統?她先說了:“Da.” (俄文”),但當她發現她會錯題意後,一口氣說了七次”Nyet!”(俄文”)… 然後解釋了她為什麼會弄錯題目的意思,以及她想要表示什麼後來,她嘗試用俄語解釋她的話,但很快就遇到困難結果她只好說:對於外國人來說,你們的語言(俄語)實在太難學了因為你們有困難的變格!對外國人來說,要不犯錯是不可能的!” (譯自”Moscow Times”`,2005.04.18,星期四,第二版)


當然這是一個笑話,
還是有很多外國人俄語學得呱呱叫! 只是這句話還是點出了不少外國人不好意思說出口的困窘!


發音也是俄文難的一個地方。
俄文絕不是一個平易近人的語言。舉例來說,中文的你好”,“再見”,都只有兩個音節,而英文的”hello”,“goodbye”,也非常簡易。但俄文呢?你好”—“Здравствуйте” (Zdravstvuitye) 就先把所有要學俄文的人嚇得舌頭打結!再見”—“До свидания” (Do Svidanya) 也是頗為拗口。我時常在想,這會不會是俄國人用以保護他們自身文化特性的秘密武器?困難的發音,神秘的語調,再加上這個文法變化,那個文法變化令初學者學了半天卻一個字都講不出口的困難度,使得外國人望而卻步。而他們的文化就可以避免像大部分新興國家一般,對於英美等主流文化價值毫無招架之力而淪為文化的次殖民地,相對地保留了俄羅斯本身的民族特性,而造就了令人遙望興嘆,充滿神秘感的特有文化氛圍!


另外,
俄國人可以說是天生的語言天才當然啦,一旦可以征服這麼困難的語言其他語言何難之有? 我所認識的俄國人,只要肯學,就算沒有出過國門,還是可以把英文、德文、法文、中文等等語言講得跟當地人一樣好!而且一個人會三四種語言根本是家常便飯! 


漸漸地,
我領悟到了:要學好俄文必須學會他們在語言上的思考模式。你以為那些文法變化是發明來整人的?不,那是他們的生活方式,思想寫照。杜亞娜告訴過我一個笑話:她在中國的時候,在那邊的俄國教授和學生自然時常走在一起,久而久之,他們彼此即使在用俄文交談,也會參雜簡單的中文字。對他們來說,中國人見面就問:吃飯了嗎?這個習慣令他們覺得很有意思。俄文動詞過去式複數要加字尾”li”,當他們習慣了中國式的問候方式後,有時會脫口而出:你們 吃飯nili’?” 意思是字的”n”音結尾, 加上複數過去式的”li”字尾變化的吃飯了嗎? 我聽後忍不住笑到:你們簡直不能過沒有文法變化的生活嘛!事實上也是如此。


現在的俄文已經有很多來自英文,
法文,德文,甚至中文的外來字了!但是一旦變成俄文,就好像套上俄羅斯傳統頭巾一般地,被分為陰性陽性,六格變化什麼都來但俄國人就是這樣啊,他們有自成一格的生活方式,外來文化對他們來說只是僅供參考”,骨子裡面的俄國文化可不會輕易改變的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