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與現實的距離

關於部落格
愛音樂的享樂空間
  • 236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楔子—почему? ('pochemu'為什麼?)

到底是為什麼呢?這要從2003年春天講起。話說2003年春天,我即將從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畢業,再那兒度過了五年說短不短說長也不算長的時光,而對未來的規劃,卻還呈現一片茫然的狀態。托福考過了,學校也申請了,原本應該像大部分其他學音樂的學生一樣往美國去的,然而我親愛的指導教授魏樂富(Rolf-Peter Wille)卻丟給我一句話:為什麼要去美國? 你應該去別的<奇怪的地方>看看」。奇怪的地方?」「是啊,比方說捷克,匈牙利,或阿富汗(那時全世界都在關心美阿戰爭,他也不例外) 我親愛的老師用他一貫不知道到底是正經還是開玩笑的口吻說著,而我聽的是一頭霧水老師啊老師, 我的畢業在即,別再給我節外生枝了好吧!正當我這麼想著,他倒說了挺有意思的一番話:美國當然是很好的地方,可是它那麼開放,資訊那麼發達,關於在那裡學習的情況你也知道了不少。然而,身為藝術家,你應該去看看一些比較不為人知的地方既然我們學的是古典音樂,在一些比較少人去的地方,比如東歐,可能會隱藏著一些較為傳統的藝術價值觀,而那值得一看像往常一樣,這番對話越說越玄妙無窮,後來也不曉得飛到哪裡去了,但他說的這些話,卻在我心底慢慢發酵,起化學變化,逐漸形成一個奇怪的形狀…   

後來我開始想,找資料調查除了美國,西歐以外到底還有哪些地方可去的關於俄羅斯,我只知道全世界所有有名的音樂家都是俄國人(只要名字帶有什麼諾夫,耶夫,什麼斯基,可娃等等,就好像是品質保證一般),但對於這個前共產世界最大的領導國家,我們所知道的實在太少,太負面,也因此我一直沒有勇氣,也從沒想過要到俄國學習直到有一天,聽了葉孟儒老師莫斯科音樂學院畢業,現為中國文化大學音樂系專任教授)的一場音樂會,我驚訝於他對音樂處理之細膩,技巧既高超又迷人,在國內眾音樂家中,很少人能出其右,於是我當下閃過一個念頭:如果在俄國可以有機會達到這般水準—-也是我一直想追求的目標,那我還有什麼好遲疑的?」就這樣,在一夕之間,我的留學方向轉了個180度的大彎,也在這一夕之間,我決定了自己的命運把自己的未來丟向一個完全未知的方向,一切從無重新開始。比起所謂的留學規劃,這其實更像是一個探險計畫! 

 

於是乎,在一句俄文也不會講,一點兒俄國歷史也不知道,一個人也不認識的情況下,帶著我對安娜.卡列尼娜和史達林的印象,我來到了莫斯科,這個世上少有--集眾多矛盾於一身,既驕傲又帶點悲涼的城市,開始了我的奇幻之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