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與現實的距離

關於部落格
愛音樂的享樂空間
  • 236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面具之下的臉


她若無其事般地說著,其實剛剛在飛機上她緊張地連心跳都快要停止了,
因為一次飛行的恐怖遭遇,使她對於坐飛機有嘔心到極點的痛恨。
最令她痛恨的事情是,沒有人可以像她一樣去感受她對飛機的恐懼。
我告訴她我自己是如何克服飛行的不適云云,給她一些建議,我們的談話就到此結束了。

事實上沒有結束,因為我知道一時間我也無法讓她相信,我非常了解她那種,
想哭得不得了又得裝出一副沒事樣子的心情。一個面具。

做一個音樂表演者最大的挑戰就是,在舞台上如何面對自己-- 面具上的自己和面具下的自己。
有一個很傑出的音樂家,也是我的好朋友,
在幾年前曾認真地宣布他要"退出樂壇",
因為他覺得"練得越多,越是知道自己的弱點和恐懼"
我那時義正嚴詞地勸他,那不只是要面對自己的恐懼,
很多時候是要強迫自己,拔掉一切偽裝,面對赤裸裸的自己。
但我們必須要克服,因為只有不放棄音樂,才能更看得清。
當然後來他沒有放棄,現在變成國內外知名的演奏家。

那種感覺其實,是很恐怖的,
當你選擇去愛一首曲子,去練習它,
它會像一個惱人的鏡子一般,一再照出你最不願目睹的真相。
曾經在練習布拉姆斯 Op.118/2,練到自己哭出來,因為想到失戀的過往,
有一段時間瘋狂地迷戀上一個人,最後在布拉姆斯Op.119/1裡,讓他離開。
在貝多芬的華德斯坦奏鳴曲中,我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但什麼都比不上浦羅高菲夫第七號奏鳴曲的第三樂章,曾經讓我覺得自己是被嘲笑的一個!

忘記是彈什麼曲子,應該是蕭邦第四號敘事曲吧,
我上課時一邊彈一邊哭起來,
結果我親愛的老師說,"不應該是你哭啊,你要彈到讓別人哭出來",語帶嘲諷。
不過,他說得一點也沒錯。

表演藝術就是這樣,別人憑什麼要聽你,要看你?
不是因為你比較美,而是因為你讓他們看到他們自己。
自己覺得感受到愛情,就要深刻到仿若剖心掏肺的程度,
他人才會感到震撼。

有時是很危險的,因為聽眾聽得到的內在,比自己以為的還要多更多...
就像化妝舞會上的面具一樣,
他人想要看到的,是面具下的臉,
費盡心思躲藏,只會讓人覺得可笑。
拼命地塗脂抹粉,反而像效顰的東施一般,
一眼就被人看穿。

在一次又一次舞台上,舞台下交替的瞬間,
我學到面具的真正意義。
它應該反映的,是真實的自己。
覺得有趣就大笑,覺得害怕就大哭,
在豁達與放肆之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